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一章 北地邊陲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61 2020-03-26 10:10:00

  西鳳塔村,也叫西鳳寨,乃是靈州郡北部邊陲的一個落魄村寨,地處八百里鳳凰山的西部盡頭,出了名的苦寒之地。

  黎明剛過,天空中陰云籠罩,冷冽的寒風卷過,給大地平添了幾分荒涼之意。

  天光放亮的時候,一個背負破布背囊的纖瘦身影,沿著寨子中央的橫街,步履輕快地向西而行。

  這般惡劣的天氣,在北地十分常見,生活在這里的百姓早已習以為常。

  纖瘦身影是一名十幾歲的少女,滿臉的稚氣,名叫黎鳶。

  這個名字,帶著幾分儒雅文氣,不像是北地貧苦人家的孩子,與寨子里那些二丫、狗蛋之類的名字,也是大相徑庭。

  黎鳶吃百家飯長大,不清楚自己的來歷身世、祖宗籍貫,只知道她是被陶老夫子,在前來北地的路上撿到的。

  自小在這苦寒之地長大,偏偏生得眉目清秀,肌膚白皙水潤,全然不似北地大多數人那般黝黑。

  若換一身體面些的衣服,走出去說是大戶人家久居深閨的千金小姐,都不會有人懷疑。

  這副長相,用寨子里老人們的話來講,是典型的北人南相,本該是享受富貴的命,卻生錯了地方。

  與眾不同的相貌,自小給黎鳶帶來了不少麻煩。

  所幸的是,寨子占地雖有一座城池大小,可大半的房屋早已坍塌荒廢多年,寨子里老老少少加起來,人丁也不過三百之數。

  由于這地方荒涼偏僻得緊,一年到頭,除了駐北軍的巡邏騎兵,基本上不會出現什么陌生面孔。

  連每至一處恨不得刮地三尺的馬賊,都不愿來這種地方,更別提北地討生活的江湖武夫、行腳商販了。

  有受寨子里人尊敬的陶老夫子,和脾氣暴躁的楊鐵匠護著,黎鳶這些年的成長經歷,也算得上平平安安。

  一大早出門的黎鳶,照常前往寨子西頭的石塔下修煉。

  從七歲那年,她便養下了這個習慣。

  黎鳶所修煉的并非什么高來高去的武功絕學,而是楊鐵匠被老夫子念叨煩了,傳授給她的一套沒名字的拳腳功夫。

  真要說起來,寨子里年輕些的后生,幾乎都是楊鐵匠的徒子徒孫。

  至于,背在身后的長條狀破布包裹,里面是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,剛背上沒幾天,是陶老夫子硬要她這么做的。

  吃飯、睡覺、習武、練字,甚至如廁的時候,都要劍不離身。

  老夫子還對她神神叨叨的解釋說,這是養劍,以人身精氣,蘊養劍身戾氣。

  還說什么,“有朝一日開鋒出鞘,鋒芒便無人可擋”之類唬人的鬼話,反正黎鳶也不懂,就隨了老夫子的意。

  很快,黎鳶就來到了石塔下的空地,活動了一番手腳,開始練習拳法。

  沒名字的拳法,招式樸實簡練。

  幾個動作之后,黎鳶周身升騰起一道道氣流,頭頂蒸騰白色的霧氣。

  隨著她動作越來越快,隱隱響起的拳風,沖破凜冽風聲的掩蓋,地面隨之蕩起一層層塵土,揚起半尺有余。

  這番景象,顯得頗為神異。

  若被混跡江湖的武夫、游俠兒見到,定會驚為天人,大呼‘高手’!

  只可惜,這里沒有其他人。

  這等水平,更是被楊鐵匠喚作不入流,沒眼看。

  在她閃轉騰挪的身影后方,高有七層的古舊石塔,通體由青黑色的巖石壘砌而成,其上有斑駁的模糊印記,給人以古老而神秘的感覺。

  石塔,便是寨子名稱的由來。

  有關這座石塔的各種離奇傳說,被寨子里的人們說得神乎其神。

  據說,幾百年前,村寨所在的這個地方,曾是妖精鬼怪聚集之地。

  石塔是牠們祭祀天地的圣物,具有諸多神奇的用途。

  后來,王朝大軍北伐,妖精鬼怪們或死或逃,石塔便遺留下來。

  類似的傳說,黎鳶從小不知聽人說過了多少回,他們每次說的都不一樣。

  從祭天圣物,到妖族法寶,再到鎮壓邪魔的仙人法器等等,不一而足。

  黎鳶五歲便被陶老夫子按在院子里習文識字,并教授經義。

  如今雖說不上學有所成,老夫子那一屋子的書,卻是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,因此她對這些東西,始終半信半疑。

  子不語,怪力亂神。

  陶老夫子曾說,這句話有很多種解釋,其中一個便是:非駁斥,信不言。

  妖怪長什么樣子,黎鳶不知道,也沒見過。

  但鬼物一類的陰靈兇煞,這些年來卻是真見過不少。

  七歲那年,若不是被裹挾陰煞之氣的邪物沖撞,遭受驚嚇導致她大病一場,老夫子也不會央求著楊鐵匠授予拳腳功夫。

  不知不覺間,一套拳腳招式已經被黎鳶來來回回練了十幾遍。

  此時天光大亮,黎鳶緩緩停了下來,面朝東方盤膝而坐,呼吸吐納一番,平復周身躁動的氣機,便起身返回。

  自橫街盡頭拐彎,正向南走在回家的路上,忽聞一陣隆隆馬蹄之聲自遠處傳來,聲音由遠而近。

  黎鳶駐足,心中滿是驚奇,微瞇著眼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眺望。

  隱約間,那兩旁盡是荒草碎石的道路上,可見一行十數人縱馬馳騁而來,后方揚起一路的煙塵。

  不過片刻間,就到了寨子向南的路口。

  這群人的出現,算是打破了寨子長久以來的寧靜。

  常年不見陌生人來此,乍一見到這群人,出身貧苦也沒見過大世面的寨子百姓,沒人敢輕易上前,更沒人有膽子站出來搭話。

  別看縱馬而來的這群人數量不多,可身上散發的那股子氣焰,簡直比駐北軍的巡邏騎兵隊還要目中無人,氣勢洶洶。

  聽到動靜跑出來看熱鬧的大小老少,遠遠的站著,不時地交頭接耳議論幾聲,自然也不免發揮他們匱乏的想象力,紛紛臆想猜測。

  寨子里稍微有些眼力的人,沒等一行人停下馬匹,一眼就看出來這些人絕對來頭不小。

  那一身的錦衣裘袍,在百里外的撫寧鎮上都極為少見。

  類似這般的衣著裝扮,即便不是官宦權貴出身,起碼也是仕紳豪門子弟。

  可這種人,放著大好的靈州不去,跑來這兒做什么?

  一眾人勒馬停在路口,一匹匹高頭大馬昂首嘶鳴。

  最前方,幾個腰間挎著長刀的壯碩漢子,目光冷冽地向周圍掃了一眼,這才向兩側分開。

  黎鳶不動聲色地向前走,見此一幕,不由得眉頭一跳:軍伍制式長刀!

  緊接著,四男一女催馬向前,出現在眾人的眼簾之中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内蒙古快3走势全图 理财平台排行榜 河北11选5体彩一定牛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 深圳理财平台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预测 幸运农场手机app注册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全球指数行情行情中心股票网查询 江苏快三全天计划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内蒙古快3走势全图 理财平台排行榜 河北11选5体彩一定牛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 深圳理财平台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预测 幸运农场手机app注册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全球指数行情行情中心股票网查询 江苏快三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