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三章 夫子、鐵匠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340 2020-03-28 10:10:00

  這個眼神中所包含的深意,令陳澤一怔,心里頓時波瀾四起。

  難道是宗室子弟?或者公侯世子?

  陳澤意識到不能再打聽了,不敢去多做猜測,立刻識趣地轉移了話題。

  只見他挑了挑眉梢,嘿嘿笑道:“這次回去后,林兄可得在靈州多待些時日,也好讓小弟我略盡地主之誼。那鳳來巷的妹妹們,可是個頂個的水靈……”

  說到這里,陳澤適可而止,給了一個男人都懂的眼神。

  兩人十分默契地相視而笑。

  由此可見,能跟陳澤這樣的紈绔惡少做朋友,林放也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  兩人說話間,前去寨子里打聽消息的護衛驅馬返回,簡明扼要地說清了情況。

  聞言,前頭的白衣公子三人轉身看了過來。

  陳澤見白衣公子眉頭一皺,頓時冷汗直冒,慌忙道:“幾位,稍待片刻!我來解決,馬上就好、馬上就好!”

  白衣公子瞥他一眼,微微點頭,對身旁紅衣女子道:“既然這樣,不如先去看看西鳳塔?”

  紅衣女子淺笑,語氣中帶著幾分疏離:“西鳳塔?這倒是個好去處。就依龍公子所言,去看看也好?!?p>  紫袍青年出聲夸贊:“澹臺姑娘,好興致?!?p>  只是話語出口,那生冷的語氣,怎么聽都像是在嘲諷。

  紅衣女子淡然一笑,不作理會。

  對于龍姓白衣公子一路來的曲意示好,她一直都敬謝不敏。

  她很清楚,若接受了這份好意,稍稍逾越了尺度,指不定就會鬧出什么麻煩來。

  這位姓龍的公子來頭極大,她澹臺玉卿,也絕非尋常女子。

  惹不起,躲開便是。

  陳澤和林放二人,默默看著他們神仙打架似的言語交鋒,心頭汗然。

 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,這一個個的,都是他娘的神仙!

  龍姓公子沒有多言,驅馬在前。

  一襲紅衣的澹臺玉卿微微側頭,望了一眼黎鳶走進的破敗小院,若有所思,走在其后。

  紫袍青年面無表情地策馬跟在后頭,三人就這么走了。

  望著三人漸行漸遠,陳澤心里頭滿是感慨。

  林放對三人的舉動,視若不見,似乎已經習以為常,放眼打量著周遭,道:“濤生,莫要心急。去古戰場那等兇險之地,對這里的人而言絕非小事。不過,重賞之下必有勇夫?!?p>  陳澤面紅耳赤,自覺丟了臉面。

  林放不說這話還好,一說話,更讓他覺得丟臉了。

  身為靈州地界一頂一紈绔大少,沒安排好這種小事情,就是折了天大的面子。

  當即沒好氣的沖身旁的幾名護衛罵道:“你們就不會動動腦子?一百兩銀子不行,那就一千兩!”

  眾護衛一看陳澤發火了,立刻做鳥獸散,加大賞金,繼續找人。

  卻說返回家中的黎鳶。

  小院子占地不大,實則內有乾坤。

  三間正堂,雕梁畫棟,飛檐斗拱,東西兩側廂房,青磚灰瓦。

  院中左側搭建了一座涼亭,亭下擺有石桌石凳。

  亭前有青石鋪就的小徑,兩側綠竹蒼翠,碧草萋萋。

  圍繞涼亭四周,是一些北地不常見的花花草草。

  仿佛院子的那兩扇大門,隔開了兩個世界。

  門外冷風凜冽刺骨,天寒地凍。

  門內溫暖如春,花繁草密。給人一種置身于南方水鄉的錯覺。

  似幻似真,難以分辨。

  院子里的景象,可以說是真的,因為黎鳶能切實地看到、觸碰到。

  而這一切又可以說是假的。

  除了有限的幾個人,其他人繞是身在院中,也只能看到一幕破敗景象,與寨子里其他院落,沒有任何的不同。

  黎鳶端坐在涼亭下的石桌前,聚精會神地執筆寫字。

  此刻的她,依舊背著破布包裹,目光有神,纖薄嘴唇微微抿起,極為專注認真。

  不覺間,身上自有一股文雅、恬靜的氣息,悄然浮現。

  這便是書中所言:腹有詩書氣自華。

  身側不遠處,一位臉色蠟黃,面相古板的枯瘦老者,正襟危坐。

  他雙目盯著黎鳶,微微點頭,道:“還算不錯。老夫外出三載,你沒被那莽夫教壞,可見你心性堅韌?!?p>  黎鳶抬頭,差點沒忍住翻了個白眼。

  眼前這位老者,就是將她從小收養的陶老夫子。

  黎鳶私下里稱呼的老古板。

  陶老夫子名為陶笠,字歸農。一個性情古板,為人剛正不阿的讀書人。

  據說他還有個稱號,但從未對黎鳶提起過。

  然而,這位老夫子不光學問深厚、性子古怪,還有許多神奇手段,堪稱玄妙無窮。

  例如,這座奇異的院落。

  遠近村寨的百姓,都知曉陶老夫子滿腹經綸,仰慕他的高深學問,對他極為敬重。

  只是在這北地荒涼之所,有學問不如填飽肚子來的重要。

  因此,習文讀書,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。

  絕大多數人,更希望自家孩子能有技藝傍身,以便有能力更好地活下去。

  最好,能夠憑借學來的技藝,去其他繁華之地混口飯吃,離開苦寒荒涼的北地。

  老夫子空有滿腹經綸,全無用武之地,學生只有黎鳶一人。

  相較之下,倒是寨子東頭楊鐵匠的拳腳功夫,更受歡迎一些。

  就因為這個,老夫子沒少對楊鐵匠甩臉子,時不時冷嘲熱諷一番。

  黎鳶曾不止一次的見到過,兩人一個口罵莽夫、憨貨,另一個暴跳如雷,幾欲動手的場景。

  小的時候,黎鳶每次遇到,都會嚇得哇哇大哭。

  長大一點后,黎鳶就明白了。這倆人關系實屬莫逆,就是相處的方式有那么一些與眾不同。

  小院的涼亭下,看著黎鳶認認真真地寫完了一副字,老夫子將之拿起,瞇著眼睛品評一番。

  “聽外面的動靜,寨子里來生人了?”老夫子隨口問道。

  外面陳澤一行人鬧出了那么大的動靜,他自然也聽到了。

  同時,老夫子心里也清楚,黎鳶的小心思,怕是要按耐不住了。

  跟著楊蠻子習武多年,總是要是一試身手的。

  黎鳶收拾桌上的筆墨,神態不再拘謹,嘴角含笑道:“來了十幾個。跟以前差不多,又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年輕人,帶著護衛。估計,也是要去那個鬼地方,嘿?!?p>  黎鳶說話的語氣,跟老夫子很像。

  或者說,她就是跟老夫子學的,下意識地在模仿。

  十幾歲的年紀,還是個女兒家,愣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架勢。

  配上她并不溫婉清脆,甚至有些粗糲沙啞的嗓音,又顯得沒有絲毫突兀,相得益彰。

  “怕是……不盡然?!崩戏蜃诱酒鹕?,朝墻外方向望了一眼。

  黎鳶點頭,道:“那些護衛的隨身兵器,是軍中制式長刀?!?p>  “哦?那就是了,難怪?!?p>  繼而,他若有所思地看著黎鳶,道:“之前不讓你離開寨子,是因你自保有些勉強,去了難免受傷。如今倒是可以去走一趟,不深入并無大礙。不過,去之前,得讓楊蠻子給你準備點東西?!?p>  黎鳶臉上不動聲色,心中雀躍則無法掩飾,手上收拾的動作,立即加快了幾分。

  終于可以出去了!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线上购买 58娱乐城 百家乐高手 今晚精准四不像一肖图 股票融资好做吗 快乐12玩法技巧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福彩快乐10分手机助手 齐鲁风采七乐彩2020013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线上购买 58娱乐城 百家乐高手 今晚精准四不像一肖图 股票融资好做吗 快乐12玩法技巧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福彩快乐10分手机助手 齐鲁风采七乐彩2020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