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七章 先給銀子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98 2020-04-01 10:10:00

  當一眾護衛帶著黎鳶回到那個路口,等待許久的兩人神色各異。

  陳澤一臉得怒意,顯然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。

  林放則是頗有幾分好奇,上下打量著黎鳶。

  “你們去這么久,就找了這么一個小丫頭?”陳澤臉色難看。

  他怎么都沒想到,這些充當護衛之職的軍中漢子,會找來黎鳶做此行的向導。

  陳澤在心里怒罵:真他娘的扯淡,一群沒腦子的莽夫!

  林放的注意力落在黎鳶身上,一手把玩著腰間的玉佩,輕聲皺眉道:“小姑娘,趁我等還沒發火,莫要在這里胡鬧?!?p>  換做其他地點,其他時間,遇到這種事情,他必定已經命人將黎鳶拉下去打殺了。

  這位青陽林氏出身的貴公子,顯然也不是平易近人之輩。

  只是,此行他不是來歷最大的那位,不敢將平日肆無忌憚的做派擺出來。

  沒等幾名護衛搭話,黎鳶就開口說道:“你們要去那座遺址,需要的是一位向導,與我是男是女有何關系?”

  “呵,有點意思?!绷址趴粗桫S,怒而失笑。

  這個寨子里的人,還真是一個比一個有趣。

  其他那些人放著銀子不要,眼前這個瘦弱少女反其道而行之,自信的語氣,大有絲毫不把他放在眼里架勢。

  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

  陳澤盯著黎鳶,聽著耳邊一名護衛低聲的解釋,目光當即變得陰沉起來。

  如果不是有所顧忌,再加上一路行來,龍姓公子三人十分不喜他的紈绔行徑,他陳三公子豈會如此好說話?

  花銀子找人?好聲好氣地跟這些賤民說話?

  別做夢了!

  “好!既然你要做這個向導,本公子就成全你!”陳澤冷笑兩聲,道:“不過,本公子告訴你,這銀子可不好拿?!?p>  黎鳶又不傻,怎會聽不出兩人的不滿,渾不在意地說道:“好說,只要銀子足夠,一切都好說?!?p>  踏踏馬蹄聲傳來,澹臺玉卿三人看完了石塔,策馬返回。

  到了近前,龍姓公子看向林放,問道:“向導可找好了?再晚便會耽誤時辰?!?p>  林放抬手指了指黎鳶,道:“這位便是此行的向導。除了她,寨子里沒人愿意去?!?p>  “哦?是你啊?!饼埿展記]有驚訝,反而十分認同得點頭。

  澹臺玉卿聞言,不由得多看了黎鳶幾眼,嘴角微微挑起,語氣輕快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走吧?!?p>  兩位來頭最大的居然沒意見?

  陳澤和林放不禁對視一眼,俱都從對方眼里,看到了疑惑不解。

  唯有紫袍青年,一直盯著黎鳶背上的包裹,目光灼灼。

  一柄有些名望的劍器而已,并不會令他產生覬覦之心。自家禁地劍池里,多的是各種名劍。

  黎鳶給他的感覺,與不久之前有所不同。

  這個自稱不會用劍的少女,背著一柄名劍,本就十分怪異。由不得紫袍青年不留意。

  黎鳶站在原地沒動,而是一臉鄭重地問道:“你們要下坑,真的沒問題?”

  澹臺玉卿饒有興致地問:“你想說什么?”

  “那地方詭異得緊。我只能做到自保,出現意外護不了你們?!崩桫S如實回答。

  她有自信做好向導不假,但自知之明,還是有的。

  陳澤不屑一笑,道:“我等還需要你來保護?笑話!”

  其他人也是笑出聲來,幾名護衛看著黎鳶,也是大為搖頭。似乎黎鳶的話,令他們感到極為荒謬。

  “放心。就算出現問題,我也能保證沒人會遷怒你,還有這座寨子?!卞E_玉卿微笑,語氣風輕云淡。

  黎鳶見此情形,反而松了口氣,道:“那就好?!?p>  眼前這些人,一旦在古戰場遺址出了問題,怕是會殃及整個寨子的人,甚至引來滅頂之災。

  黎鳶轉頭看向陳澤,伸出手道:“先給銀子?!?p>  陳澤頓時怒了。

  想他陳澤縱橫北三州多年,雖惡名昭著,可答應給出去的銀子,從來就沒賴過賬。

  今天居然被一個小丫頭給看輕了,這讓他如何忍得了?

  當即從懷里掏出一把銀票,扔給黎鳶,怒道:“趕緊走!”

  黎鳶抬起手臂,飛快地將半空散落的銀票抓在手里,確認一千兩只多不少,這才小心翼翼地放入懷中。

  澹臺玉卿眸光一亮,轉頭看向龍姓公子,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龍姓公子看著黎鳶,詫異之色一閃而逝。

  隨后,黎鳶不再廢話,招呼一聲‘跟上’,腳下快步疾走,在前方引路。

  其他人策馬跟在后方,很快便從南北向街道,轉入東西向橫街,直奔西北方向而去。

  立刻西鳳寨十余里,地面就變成了戈壁灘,入眼處泥土漸少皆是碎石沙礫,滿目的荒涼景象。

  呼呼作響的冷風,肆虐天地之間,帶起一陣陣沙塵,席卷而過。

  黎鳶給自己蒙上面紗,護住口鼻,行進的速度不見減緩,依舊奔走如飛。

  后方緊跟著她的一行人,卻因為馬匹無法適應惡劣的環境,速度放慢了許多,相隔十余丈遠遠地綴在后方。

  小半個時辰之后,地面的沙礫碎石漸漸減少,直至消失。

  入眼處,白沙遍地。

  一座座沙丘延綿起伏,仿佛不見盡頭。

  天地間凜冽的冷風,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刺骨的陰冷之氣。

  黎鳶掀開面紗,挺住腳步,從懷里取出一塊肉干,叼在嘴里慢慢咀嚼。

  后方數十丈之外,龍姓公子一馬當先,神色如常。

  仔細看去,他的周身鼓蕩著一道道氣流,將冷風沙塵阻擋在三尺之外。

  一襲紅衣的澹臺玉卿和紫袍青年,緊隨其后,同樣自有手段阻擋風沙。

  林放和陳澤二人,卻顯得有些狼狽,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,臉色顯得有些蒼白。

  那些軍伍出身的護衛,各個全服武裝,用衣袍將整個頭部包裹起來,僅露出一雙眼睛,一直手緊握刀柄,警惕著四周。

  當眾人踏入白沙遍布的地方,也紛紛停了下來。

  黎鳶一邊嚼著肉干,一邊說道:“再往前大約五里路,便是古戰場遺址。這段路可不好走,你們小心了?!?p>  “這條路,你走過幾次?”澹臺玉卿望著遠處,目光所及的盡頭,可以隱約看見彌漫的黑色霧氣,那一股股陰冷之氣,便是從那個方向傳來。

  黎鳶平靜道:“從未走過。但我知道該怎么走?!?p>  老夫子傳授她的養息術,在這一路上,發揮出了極大的作用,令她可以不受冷風寒意的侵襲。

  只是,想要做到如同龍姓公子等人那般,氣息外放籠罩周身,她還差得遠。

  想到此處,黎鳶轉頭,頗為羨慕地看向幾人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上证指数涨幅代表什么1990至2018上证走势图2019上证指数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华人娱乐网址登陆 吉林11选5基本走势图 真钱轻松盈下载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481泳坛夺金玩法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 四川快乐12app官网 股票分析方法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上证指数涨幅代表什么1990至2018上证走势图2019上证指数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华人娱乐网址登陆 吉林11选5基本走势图 真钱轻松盈下载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481泳坛夺金玩法 江南高纤股票分析 四川快乐12app官网 股票分析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