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十八章 陸家、禍害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76 2020-04-12 12:02:46

  陸姓書生的話,其中意味不言而喻。

  并未故作姿態,而是坦言他對黎鳶有好感,并擔憂其安危。

  這一番話,換做尋常女子聽在耳中,怕是好感早已爆棚。

  可惜他這一番作為,全都做了無用功,拋媚眼給瞎子看,黎鳶絲毫沒有領情,言語中諷刺之意滿滿。

  撫寧鎮上三教九流魚龍混雜,來往江湖人物頗多是沒錯。

  但終究是靈州郡治下的偏僻鎮子,真正在這里說話有些分量的,絕對輪不到這些江湖武夫。

  除那位統領五千駐北軍的將軍徐季,就數鎮守王申海一家,以及與之沾親帶故的富家大戶陸家了。

  這位自稱姓陸的青衣書生,便是出自陸家,名為陸鼎言。

  此人平日多是眼下這幅書生扮相,帶著一位伸手了得的書童游街串巷,出入客棧酒樓這等行人匯聚的地方。

  不同于其他富家公子那般喜好熬鷹斗狗、欺男霸女,流連于勾欄酒肆,煙花之地。

  用這位陸家公子爺的話來說,他是個有格調的人,立志要做一個有理想有境界的紈绔。

  至于究竟是什么水平的思想和境界,這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平日里,這位陸家大少最喜歡以文弱書生的扮相和身份,去勾搭那些初來撫寧鎮的嬌俏女子。

  不論江湖女子還是鄉野村婦,亦或是鎮子上的良家婦人、閨中少女,只要姿色出眾,能入他的法眼,從不介意對方是何等出身來歷。

  前些年,有鎮守家的獨子王興奎,與他臭味相投,二人經常一起行動。

  后來,王興奎被他爹送入了駐北軍,一年到頭也出不了軍營幾次,便只剩下他一人了。

  但凡在撫寧鎮上生活過一段時日的人,都知道有這么一個禍害了不知多少女子的牲口。

  尋常百姓商賈,也有因不滿其浪蕩行徑奮起反抗的,最終結果是撫寧鎮上,多了幾戶家破人亡的可憐人。

  尋常商賈百姓,面對在撫寧鎮近乎一手遮天的陸家,多數都敢怒不敢言。

  陸鼎言最近兩年的行徑,倒是收斂了許多。

  他再怎么說也算得上閱美無數,早就厭煩了那些一聽說他身份,就恨不得主動貼上來投懷送抱的普通婦人,無趣的緊。

  自去年冬日的時候,遇見了陳澤、林放都要小心陪同的龍問秋一行人。

  陸鼎言更是越發顯得收斂,好幾個月沒出家門。

  前些時日鎮上還有人傳言,這廝之所以幾個月沒出門禍害良家,是年前的時候撞了鐵板,差點被人砍了腦袋,才嚇得躲在家里不敢露頭。

  在客棧二樓用餐、聽書的人,多半都是鎮上有頭有臉的人物,自然是認識陸鼎言的。這也是他們見了黎鳶那副誘人模樣后,還能坐在那里沒動的原因。

  陸家的禍害,又跑出來了。

  那衣著尤為樸素的小娘子,看打扮是個混江湖的,今天怕是要遭殃了。這些人沒見到在一樓的冉胖子是何等凄慘下場,自是認為黎鳶斗不過陸鼎言。

  于是,這些食客只能趁著陸家禍害尚未動怒,過過嘴癮,選擇了冷眼旁觀,不時地互相議論起來。

  “你們說,這小姑娘能不能逃過這一劫?”

  “怕是可能性不大。去年夏天那位柳女俠,一手劍術犀利至極,尋常的江湖好手都近不了身。最終還不是……”

  “言之有理。前年那位白姑娘不也是如此?人家身邊還有兩位江湖少俠跟著呢,現在如何了?被廢了武功不說,如今淪落風塵,被賣到翠鳳樓成了頭牌。豈是一個慘字了得!”

  “看這位小姑娘的打扮,不是什么富貴之人,極有可能是個初入江湖的雛兒。遇上陸家這位,也是時運不濟,倒了大霉!”

  這些年,被陸鼎言禍害的江湖女子為數不多,可為數不多的幾人,如今全都沒有好下場。

  撫寧鎮終究太過偏僻,能來這地方的江湖女子本就沒幾個,有也是一個比一個性情剛烈,陸鼎言那一套才子佳人的伎倆,即便碰上了也搞不定人家。

  可但凡被他得逞了,無一不是凄慘收場。

  陸鼎言的確是對黎鳶動了心思。

  自從年前冬日,意外撞見了那位一襲紅衣的大美人之后,他對有武藝修為在身的江湖女子,興趣便越發濃郁起來。

  像黎鳶這樣對他不假辭色的,陸鼎言看著就極為喜歡,越是這樣,馴服之后才越有味道。

  黎鳶瞇著眼睛說話,心中已經動怒。

  這個瞇眼睛的動作,是從楊鐵匠身上學來的。

  那是唯一一次見到楊鐵匠與人動手,惹怒了楊鐵匠的人下場無需多言,如今墳頭怕是已經長草了。

  西鳳寨人從不相信‘天上掉餡餅’的好事,黎鳶同樣如此。

  沒有人,會無緣無故對另一個陌生人示好。這種示好的背后,往往帶著惡意。

  老夫子曾言:當一個陌生男子對你無故示好的時候,那他必定有所圖。你身為女子,能被人所圖謀的東西,無非且僅有一種。

  陸鼎言的笑容溫醇和煦,但目光包含的炙熱,讓黎鳶感受到一股極其反感的惡意,令她忍不住想要動手。

  大約一個時辰前,廢了一個出言不遜的冉胖子,黎鳶不介意在一個時辰后,再出手廢掉一個書生。

  黎鳶不清楚撫寧鎮上的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,其中彎彎繞繞也沒興趣打聽。

  正如她對楊鐵匠說‘道理是我的劍’,那么在沒用拔出背后銹劍之前,她信奉的道理,便是自己的武力。

  踏入遠寧客棧之前,黎鳶沿著街道游走閑逛,可不是只為了滿足好奇心這么簡單。

  在楊鐵匠的細心調教下,初出茅廬的黎鳶謹慎的厲害,除了摸索鎮上的地形,更是觀察了足夠多的行人。

  她所留意的行人之中,多以江湖人士為主,經過細心對比之后,才安心下來。

  這座城鎮上,除了鎮守府的護衛,實力比她強的江湖人士沒幾個。

  如此做的目的,便是確保自己不會招惹到厲害人物,從而身陷險境。

  在陸鼎言的眼里,此刻渾身緊繃,蓄勢待發的黎鳶,形如一匹烈馬,他自己便是那個將要把她馴服之人。

  于是,他微微抬手,姿態儒雅地笑道:“余青,既然這位女俠要動手,那就讓她見識見識,也算我等略盡地主之誼?!?p>  隨著他話音出口,立在其身后不遠處的書童,聞言緩步走上前。

  長相眉清目秀的書童,冷著一張臉,身上帶著一股兇悍的氣勢,朝著黎鳶所在的隔間逼近,腳步越來越快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4月24日股票推荐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内蒙11选5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是真的吗 陕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体彩七星彩怎么玩 云南时时彩中奖详情 百发理财平台 甘肃快三什么时候恢复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4月24日股票推荐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内蒙11选5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是真的吗 陕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体彩七星彩怎么玩 云南时时彩中奖详情 百发理财平台 甘肃快三什么时候恢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