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二十六章 那就成全你!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060 2020-04-20 20:00:00

  事情要從十三年前說起。

  那一年的中秋,陰雨連綿。

  一場大雨過后的北地邊陲,冷風驟降,更北方向的鳳凰山,已經飄起了雪花。

  這一天的午后,西鳳寨來了一個腿腳不靈便的中年人。

  此人身形有些佝僂,微瘸的左腿,讓他走起路來搖搖晃晃,好似隨時都會摔倒一般。

  根據當時見過此人的村中老人們回憶,那個瘸子面相兇惡,右側臉頰上有一條宛如蜈蚣一樣的刀疤。

  更為詭異的是,瘸子行走在西鳳寨泥濘不堪的街路上,連一只腳印都沒留下。

  后來,瘸子徑直走進了村寨東頭的鐵匠鋪。

  那個午后,往日都是熱火朝天的鋪子,出奇的安靜。

  沒有了熊熊燃燒的爐火,沒有了楊鐵匠粗獷的喝罵,沒有了西鳳寨人聽了很多年的打鐵聲。

  鐵匠鋪里沉寂了許久后,突然響起楊鐵匠暴跳如雷的怒罵,接著就是乒乒乓乓的打斗聲。

  打斗的聲音持續了很久,直到落日西沉。

  那個外來的中年瘸子,一瘸一拐的走出鐵匠鋪,懷里抱著一個包裹,大笑著離去。

  據說,當時中年瘸子的那張兇惡面龐,腫的像一個豬頭。

  而楊鐵匠則是陰沉著臉,站在鋪子門前,望著中年瘸子遠去,一言不發。

  當那人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街路的盡頭,楊鐵匠突然大聲喊道:“換一個條件行不行?”

  遠遠地,只見那人擺了擺手,聲音就好似一縷輕煙飄蕩而來:“就這么說定了。日后老子的徒弟,便是那女娃的夫婿!”

  幾年后,當已經開始修煉養息術的黎鳶,聽村寨的老人們說起此事,只是當做了一個笑話,覺得楊大爺吃了虧是件稀奇事,能讓他吃虧的人,一定很厲害。

  沒有人告訴過她,那瘸子口中的女娃,便是她自己。

  更沒有人提起過,楊鐵匠送走中年瘸子之后,被怒火沖天的老夫子,按在地上暴打了一頓,讓他的鐵匠鋪好幾天都不曾開門。

  再后來,黎鳶跟著楊鐵匠習武,楊鐵匠對她極為嚴厲,甚至可以說得上嚴苛,好似急于將閉上所學都傳授給她。

  后來,老夫子得知后,與他大吵一架。

  此后楊鐵匠像是變了一個人,督促黎鳶修習武藝帶同時,變得啰嗦起來,時常說一些奇怪的話。

  什么以后闖蕩江湖,千萬別去朔州。

  什么遇到姓紀的,一定要躲得遠遠的。

  什么姓紀的都不是好東西,尤其是來自朔州還姓紀的人,更不是好東西。

  黎鳶當時以為,楊大爺說的這個姓紀的,是他的仇家。

  后來看書多了,受書中那些奇聞異事的影響,便以為姓紀的與楊大爺之間,有過一段錯綜復雜的恩怨糾葛。

  再后來,黎鳶漸漸長大成人,楊鐵匠不再念念叨叨,黎鳶也將這事兒當成一個樂子,拋在了腦后。

  直到陶老夫子離世后,黎鳶即將走出西鳳寨的前夕,楊鐵匠再一次說起了當年的那些話.

  遠離朔州郡地界!

  遠離與你同齡的,姓紀的朔州人士!

  尤其是,善使短刀的江湖游俠。

  起初,黎鳶并不認為,那出手殺了陸鼎言的家伙,會跟自己有什么關系,她只是好奇那把刀的來歷。

  可當她匆匆一瞥間之后,那熟悉的烙印,令她產生了諸多聯想,當即就開始懷疑起來,便打算一探究竟。

  只是沒想到,最后得到的真相,竟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!

  回想往日種種,在加上楊鐵匠死活不肯說出的事實,以及老夫子每每提起便咬牙切齒的樣子。

  而后又有了,來去匆匆的觀風使——程隸那番說辭,將諸多毫無關系看似復雜的線索,串聯在一起,便同時直指一個方向。

  那就是她自己,黎鳶!

  紀安生硬干脆的否定,讓黎鳶恍然回神,疑惑道:“不是你?那又是誰!那個贏了楊大爺的人,不是你師父么?”

  “的確是我師尊??蓭熥饏s不只有我一個弟子。那把刀,是師兄離開山谷前所留。至于護臂,被他帶走了?!奔o安難得一見的語氣輕快,只是嗓音依舊沙啞難聽。

  黎鳶心里有些慌。

  好似憑空冒出來的一個‘夫君’,令她前所未有的緊張起來,甚至有些手足無措。

  “什么夫君不夫君的,我又不曾承認過。就算楊大爺跟你師父有過約定,也算不得數!”黎鳶語氣急切,說話的時候甚至激動地站起了身。

  她不清楚,這股令她感到局促不安的情緒,到底源自哪里。

  陶老夫子的藏書之中,可沒有那些風花雪月的才子佳人,更沒有男歡女愛的情意綿綿。

  因此,她不懂如何處置這樣的事情,面對內心的情緒。

  只有在這個時候,她才真正表現的,像一個十六歲的少女那般稚嫩、青澀。

  黎鳶急切的否認,讓紀安不禁笑出聲來,接著便是一連串的痛苦咳嗽。

  紀安感覺這一幕很有意思。

  之前一言不合就與人動手,救下他之前還不忘搜刮一番的家伙,居然也會緊張害臊?

  剛剛那個出言威脅自己的人,哪去了?

  “你要是再敢笑,本女俠就不客氣了!”黎鳶惱羞成怒,瞇著眼睛陰測測說道,眼眸中閃爍的寒光,猶如刀鋒劍氣,鋒銳而富有殺機。

  紀安也算識趣,沒有再笑。

  不過他開口說出來的話,卻令黎鳶大為惱火。

  “師尊生前曾說,這兩件護臂,是你們的定情信物。我那師兄,對這門親事也頗為認可,他那件護臂可是從來都不讓我碰。將來你們碰面,定會極為有趣?!?p>  黎鳶心中暗罵:這個楊大爺,還能做出這等不靠譜的事情?

  既然已經成了事實,她心里也沒有太多的反感,有的只是不知所措。

  西鳳寨那些早早成親的同齡女子,哪一個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?

  楊鐵匠于黎鳶而言,不正是如師如父的存在?

  可莫名其妙多了一個未來女婿不說,還是素未蒙面的那種。

  再加上紀安的身份和這番調侃之言,令她多少有些難堪,不知怎么應對。

  唯有故作姿態,將真實的想法隱藏起來。

  黎鳶語氣冰冷道:“看來,你真的想死在這里。那就成全你!”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广东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亿配资 100送5000体验金股票配资 爱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理财投资 在家业余做什么赚钱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 河北11选五全部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工作违法嘛 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广东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亿配资 100送5000体验金股票配资 爱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理财投资 在家业余做什么赚钱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 河北11选五全部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工作违法嘛 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