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三十章 詭異血跡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354 2020-04-24 21:21:08

  黎鳶毫不擔心這里彌漫的血腥氣,會引來山林間的其他野獸。

  一頭返祖狐妖的出現,那股獨有的強橫氣息,足以令山間群獸退避三舍。

  越是依靠本能生存的野獸,趨利避害的本性就越發明顯。

  這比程隸所謂的‘高人氣息’,更加具有威懾力。

  如同人修煉之后,會有前后等級,妖同樣有類似的劃分。

  根據《妖靈本紀》記載,天地之間有本源靈氣,無影無形,世間任何生靈都有機會,憑借吸收靈氣,開啟修煉之路。

  妖物修煉的等級,具體劃分為:蠻獸、返祖、化形、妖怪等等九個層次,與王朝曾經推行的武道九品制如出一轍。

  普通獸類一旦吸收靈氣,便開始進化蛻變,軀體、力量、靈智等等大幅增長,經歷第一次蛻變的獸類,便是蠻獸。

  蠻獸若能繼續依靠靈氣成長,靈智便會徹底開啟,具有不輸于人的強大智慧,這便是那頭狐妖所在的層次,妖修第二境:返祖!

  這等層次的妖物,饒是稱雄武林的江湖高手,遇上了也不見得能夠戰而勝之,更多的是命喪獸口。

  必須得是龍問秋、姜煜、澹臺玉卿等人那般,超脫武道先天的實力,才有資格與之相提并論。

  當然,這個實力評估,都是黎鳶有些想當然的推斷,真假難說。

  此外,黎鳶通過翻閱陶老夫子的各類藏書,從只言片語的零星記載中推斷得出,古老歲月之前,人族亦有修煉傳承。

  可惜三百多年前大荒劃分五域,定名山川江海,隨后禁法傳武,致使修煉傳承盡數被收繳藏匿,除了勢力龐大的世家豪門,普通人若想修煉,只能接觸武道。

  據說,云荒歷年之前的遠古時代,有神魔、妖靈以及人族三分天下,各有修煉傳承,修煉到高深處,飛天遁地、移山倒海均不在話下。

  黎鳶搖搖頭回過神來,不再去想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,當即從懷中取出火折子,借著微弱的火光,仔細查看花豹的尸體。

  反反復復研究了許久,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角落,最終的結論,讓黎鳶的臉色變得有些沉重。

  從清晨開始,她的感知能力,就有了極大的蛻變和提升。

  五感變得更為敏銳,尤其是聽覺和嗅覺。

  通過花豹尸體上散發出的血腥氣,黎鳶聞出了一絲不一樣的味道。

  同樣是血腥,卻與花豹本身的血腥氣,有著極大的不同!

  “這不同尋常的血腥味,似乎就是吸引狐妖的原因?到底是人血還是出自其他特殊獸類?難道有人刻意為之?”

  黎鳶從包裹中取出一柄匕首,撥開花豹碎裂的頭骨,在其額頭皮毛之上,她找到了那一絲特殊氣味的來源。

  這塊皮毛上,沾染了一滴血。

  血跡紅中透著一抹金黃,隱隱還有一股誘人的香氣散發開來,似乎具有某種神奇的魔力,立刻吸引了黎鳶的注意力,令其難以自制地吞了吞口水。

  嗡!

  正當她向著那塊皮毛越湊越近之時,背后青崖劍驟然震顫嗡鳴,一股鋒銳氣機沖入經脈,直襲腦海。

  黎鳶臉色頓時一白,身子向后一翻,一屁股坐在地上,火折子掉在地上瞬間熄滅。

  腦海中浮現剛剛的畫面,當即又是一陣反胃,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,哇的一聲吐了出來。

  “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!”黎鳶幾乎連滾帶爬地起身,神色驚恐地退開十幾丈遠,靠在一株大樹下,劇烈喘息。

  一滴血,竟有如此大的詭異魔力,令她陷入沉迷,一心想要將之吞入口中!

  在這一刻,黎鳶覺得這滴血,比那頭兇殘霸道的狐妖,更加令她驚懼,一股難言的恐懼感襲上心頭,不寒而栗。

  黎鳶已經確定,這滴血跡就是導致狐妖出現的根源,只有這等妖異無比的東西,才能導致狐妖不顧一切的跑到小涼山來。

  過了許久,黎鳶才努力平復下來,頭也不回地飛身遠去。

  走,立刻離開這里!

  這是黎鳶腦海中唯一的念頭。

  ……

  深夜,靈州城。

  作為一郡首府所在之地,這座城池大的驚人,夜色籠罩下,如同一頭遠古巨獸匍匐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之上。

  單論城池面積,以及城中人口,靈州城在北三州可謂首屈一指。

  由于當今帝王繼位后,感四海升平,國泰明安,邊疆久無戰事,為顯帝王仁德,便大赦天下,之后又頒詔取消宵禁。

  因此,饒是已經深夜,靈州城內依舊燈火輝煌,尤其是城西區域,更是熱鬧非凡。

  一身華麗錦袍的陳澤手持酒杯,立在欄桿之前,萬家燈火盡收眼底,神情愉悅。

  從去年冬日至今,陳澤是深感日子過得不痛快,簡直可以用水深火熱來形容。

  如今終于送走了那幾個惹不起的‘瘟神’,他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,只覺得通體舒暢,心情大好。

  為了徹底放松一下,陳澤拉上意志消沉的林放,帶著奴仆侍從,一伙人直奔城西鳳來巷。

  熙春樓。

  靈州城最大的青樓,也是城西最高的建筑。立在頂層閣樓之上,可將整個城西一覽無遺。

  “哎呀,總算是走了!我說林兄,你至于嘛?不就是個女人而已,你想要什么樣的,小弟我立馬給你找來。鳳來巷別的沒有,各色美人從來不缺。你也說了,那紅衣婆娘咱惹不起,她指名道姓要帶走的人,誰攔得???”

  陳澤一口咽下杯中美酒,語氣中透著一股怨氣。

  不遠處,擺放著各類佳肴的桌旁,林放一臉的愁苦,酒氣彌漫之下臉色漲紅,眼神迷離。

  他似是沒聽到陳澤的說話,只顧著悶頭喝酒。

  連酒水灑在胸襟,也沒有去管,盡顯頹廢之色。

  “嘖!”

  陳澤滿臉無奈,看著林放這幅模樣,不禁大為搖頭。

  三日前,在靈州盤踞了數個月之久的龍問秋三人,終于啟程離去。

  只不過龍問秋和曹飛成是繼續西行,開始未完成的負笈游學之路。

  總是一襲紅衣的澹臺玉卿,則帶著一名容顏清麗的少女,去了地處南方不遠隔壁州郡——池州。

  一行人,就此分道揚鑣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大盘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山东群英会任二稳赚技巧 福建11选5玩法 上海 期货 配资公司 二分时时彩可以买吗 陕西11选五奖金是多少 甘肃快3开奖结果今天 波音平台bbinapp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大盘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山东群英会任二稳赚技巧 福建11选5玩法 上海 期货 配资公司 二分时时彩可以买吗 陕西11选五奖金是多少 甘肃快3开奖结果今天 波音平台bbinapp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