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三十八章 代州風云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48 2020-05-02 22:12:53

  深夜,周圍的人家已經入睡,靜謐的小院中,飄蕩著濃郁的藥香。

  黎鳶靜靜聽羅樂講述過往,從而知道了發生在代州郡的一系列殘局,不免發出嘆息。

  同時,她對羅樂的警惕,也隨著對方的講述逐漸加重。

  偌大的家族一夜間覆滅,這位羅家長女在遭受重創下,還能在連番追殺之下一路逃到靈州來,這在黎鳶看來,簡直不可思議。

  這樣一個人,那是相當不簡單啊,她又豈會沒有保命的底牌!

  自己只是初入先天境,一旦對方動了殺心,又該如何應對?

  話說回來,自小在陶老夫子的教育下長大,看過老夫子所有藏書,黎鳶真的不知道武道先天之上的境界劃分么?

  不,她知道,未滿十歲的時候就知道了。

  可她為什么會問出‘先天之上,是什么?’這樣一句話?

  黎鳶知道羅樂對她并非知無不言,有著諸多隱瞞之處,甚至她能從羅樂的舉止中,看出對她的警惕和戒備。

  因此,黎鳶十分突兀地問了一個白癡問題,用來混淆視聽。聽完了羅樂的講述后,她越發覺得自己的選擇,十分正確。

  黎明前夕,丹藥出爐。

  羅樂取了丹藥,當即選擇閉關療傷,黎鳶十分識趣地說:“我在院中替你護法,你大可安心療傷?!?p>  深深看了一眼羅樂的背影,黎鳶無聲嘆息,有了與白天截然不同的想法。

  等她出關便離開此地。

  跟一個如此心機深重的人打交道,真累。

  ……

  鳳泉河。

  發源于鳳凰山脈中部,蜿蜒迤邐流向東南,千百年滔滔不息。

  它見證了北地人族從貧瘠逐步邁向繁榮昌盛,見證了漫長歲月里那數之不盡的愛恨情仇。

  有別于鳳凰山西部盡頭的常年嚴寒,鳳泉河沿河兩岸是廣闊平原,土地豐沃,物產富饒,乃是青州道北部最大的產糧之地,號稱北境米鄉。

  鳳泉河濤濤奔流三千里大地,養育了一代代北境子民,造就了一座座規模宏大的城池,于青陽城東北三百里處,與東西流向的青陽河匯流一處。

  代州城,青州道九郡十三城之一。

  毗鄰鳳泉河,是沿岸最大的城池,城中人口數量相當于靈州郡為首的北三州總和,其規模之大堪稱罕見。

  在這樣一座繁華雄偉的城池之中,自然是各種勢力盤根錯節,各色人物你方唱罷我登場。

  對于代州百姓而言,近段時間里,年前年后最大的談資,莫過于傳承百余年的羅家覆滅一事。

  尋常百姓,自是不知那個在代州首屈一指的大家族,那個龐然大物一般的羅氏,為何會在短短時間內煙消云散。

  他們只知道,自羅家覆滅之后,那原本屬于羅氏一族的各種產業,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。

  城中諸多勢力猶如聞見了血腥氣的野獸,一擁而上,不遺余力的瓜分著羅氏產業。

  除此之外,讓百姓們議論最多的,是一個聲名不顯的小家族——楊家,借此一舉登頂,成了代州首屈一指的豪門。

  有關楊家,有關楊家的大小姐,代州城內流傳著各種說法。

  不過有一點是眾所周知的事情,在羅家覆滅之前,這位楊家大小姐與羅家長女交往甚密,是閨中好友。

  而事實上不少人都清楚,當初的楊家能在代州立足,全憑著羅家長女的扶持。

  不過要是說的難聽點,那么楊家大小姐,就是羅家長女的狗腿子。

  她往日的所作所為,為的就是攀附羅家這棵大樹。

  百姓們的眾說紛紜,讓代州城著實熱鬧了一段時間。

  可隨著時間的消逝,這等與他們無關的豪門恩怨,漸漸成了一段可有可無的記憶。

  一段偶爾想起后,可以唾沫橫飛一番的談資。

  一段只記錄在書冊上的只言片語:神龍十九年冬,代州羅氏一族覆滅,其家業遭城中各大勢力瓜分。

  ……

  早春時節的清晨,天氣還帶著幾分嚴寒。

  晨光初露時分,有人騎乘一匹快馬,自城外而來。

  不久之后,位于代州城東的新貴楊家,府邸大門洞開,家主楊曄領著一幫仆從,朝著更東方向匆匆而去。

  代州城東乃是豪門大戶、世家權貴聚居之地。

  正中位置,便是一郡權政的中樞——郡守府邸。

  此時的郡守府邸內,一夜未眠的郡守大人梁巍,在院中來回渡步,不時發出一聲嘆息。

  在他治下的郡城之中,發生了一個家族被屠戮殆盡的慘案,無異于晴天霹靂。

  此案一出,他辛辛苦苦十余年的政績,算是付之東流了。

  更令他難受的是,他這個堂堂郡守,執掌一郡大權的人,居然管不了這件事!

  將案件整理成卷宗上報之后,他就整天惶恐不安,生怕那位做了如此血案的‘世外高人’突然跑來,將他也殺了。

  距離案發之期已有月余,青陽城那邊傳來的吩咐只有一個字:等。

  梁巍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,他只知道自己等到了想要的訊息。

  自己雖位高權重,卻終究是個普通人。

  羅氏滅門一案牽連甚廣,其中不乏江湖高手,更有‘世外高人’,否則他就只能調集兵馬前來與之對抗了。

  執掌一方政務的官員,哪怕是一郡之首,也不能在無戰事爆發的時候隨意調兵。

  倒不是非要弄個水落石出,將行兇之人捉拿歸案,而是身為郡守,梁巍不得不有所舉動。

  發生這等大案后不作為,他的官途就算是到頭了。

  輕則罷官免職,重則充軍流放,甚至滿門抄斬都有可能。

  而決定這一切的,不是帝王,不是三司,而是那個令人談之色變的隱秘府衙。

  梁巍長嘆一聲,不由想起當年恩師還在京都時,對他的叮囑:

  都說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,這話也不過說說罷了。

  為官者,可以不用做到造福一方,可以貪圖錢財權柄,唯獨不能觸碰底線。

  什么底線,誰的底線?

  不是坐在深宮龍椅上那位的,也不是你上官的,而是懸鏡司的底線!

  與此同時。

  靠近東側城墻,一片占地足有百余畝的巨大莊園。

  一名面白無須的中年人,低頭躬身,快步穿過回廊百轉的重重院落,來到最深處的幽靜之地。

  入眼處,一幢飛檐斗拱的大殿,外面看上去金碧輝煌。

  可踏入大殿的門檻,卻能感受到一股陰冷至極的氣流,在殿內不斷盤旋。

  中年人望著宮殿大門,不知想到了什么,身子猛然抖了一下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快中彩开奖记录 一分钟赛车免费计划APP 江苏快三和值大小单双 河北快三开奖号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云南11选五5前三直选一定牛 票据理财平台 天津快乐十分私彩投注 新手炒股怎么炒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快中彩开奖记录 一分钟赛车免费计划APP 江苏快三和值大小单双 河北快三开奖号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云南11选五5前三直选一定牛 票据理财平台 天津快乐十分私彩投注 新手炒股怎么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