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四十七章 陳三少爺駕到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23 2020-05-11 22:55:25

  “狐妖、老僧、數千里追殺……還有凌云劍宗?”

  紀安臉色微變,凝重道:“那徐鶴山我倒是有些印象,絕不是一般的江湖高手。依你所言,眼下的白馬鎮已成了是非之地,風暴的漩渦。且不管這個女人究竟惹了多大的麻煩,你我必須立刻離開這里!”

  黎鳶沉默點頭,紀安的話無疑推翻了她之前的想法,看來白馬鎮的混亂局面是徐鶴山刻意為之。

  木匣里的東西,她已經沒心思去關注了,以眼下情形來看,現在自己的處境十分兇險。

  片刻后突然問了一句:“你和羅樂在這里多久了?”

  紀安聞言一愣,抬頭看向黎鳶,他發現黎鳶的眼神,前所未有的慎重,仿佛在擔心著什么。

  “三天……”話還沒說完,紀安就臉色難看地霍然起身。

  與此同時,黎鳶也是眸光一沉,二人異口同聲道:“遭了!”

  一瞬間,兩人想到了同一件事:血腥氣會引來狐妖!

  一時半會或許不會出現問題,但別忘了兩人已經停留在此長達三天。

  了緣和尚都有可能追上來,凌云劍宗的人同樣不會善罷甘休,何況是嗅覺更加敏銳的狐妖?!

  無論紀安還是黎鳶,誰都不是優柔寡斷之人,當即抬起昏迷不醒的羅樂,沖出了礦洞,轉眼就消失在黑夜中。

  卻說,已經現如混亂的白馬鎮。

  那位于街道中心地帶的中年男子,此刻灰色衣衫已經變得殷紅,閃爍著寒光的兵刃之上,鮮血在緩緩滴落。

  自他被圍堵在此地,已有近百名江湖人死在了他的刀下。

  這些身死之人,隨便一個都是北地江湖上響當當的人物,實力自是不用多說。

  如此也從另一方面證明了,他的實力遠非一般江湖高手可以比肩。

  不過,實力強橫不假,可以多咬死象,雙拳難敵四手。

  戰至此時,中年男子已經筋疲力盡。

  粗重的喘息聲,預示著他無法支撐太久,也同樣預示著,他離死已經不遠了。

  目光如同鋒利的劍芒掃過四周,望著周圍烏泱泱一大片虎視眈眈的草莽游俠,中年男子嘿嘿冷笑,喝道:“來!下一個誰來送死?來呀!”

  事已至此,自是不死不休!

  蠢蠢欲動的眾人,開始猶豫不決,反而被這一聲厲喝,驚得倒退了兩步。

  從中年男子現身那一刻,慘死于此的高手亦有百余眾。

  饒是明知此人已成了強弩之末,可在場之人誰都不想成為下一個。

  一時間,整片街道現如短暫的沉寂。

  突然,一名手持大戟的魁梧壯漢,緩緩上前逼近一步,氣勢威嚴地說道:“徐鶴山,你今日必死無疑,何必如此苦苦硬撐?說出寶物的下落,我等放你一條生路如何?”

  “沒錯!徐鶴山,你如今已是窮途末路,插翅難逃。要想活命,就乖乖說出寶物的下落?!?p>  “我等只為那寶物而來,與你并無仇怨。只要你說出寶物在哪兒,自當放你離去!”

  “對,說出寶物的下落!”

  “你與童家之人的恩怨,我等一概不理,寶物必須交出來!”

  魁梧壯漢話音一落,周遭一眾江湖人士紛紛開口附和,由此可見他在一眾人當中頗具影響力,身份不凡。

  徐鶴山緩緩抬起長刀,遙指魁梧壯漢,兀自冷笑道:“袁名璽,少在那里裝模作樣!你若能勝我,寶物自當歸你。耍耍嘴皮子就想讓我徐某人俯首,癡心妄想!”

  被稱作袁名璽的魁梧壯漢臉色一沉,將手中大戟一橫,森然道:“這可是你自找的!上,寶物一定在他身上,殺了他一樣可以得到寶物!”

  呼喝聲尚未落下,他已持大戟疾沖向前,腳步落在地上,發出咚咚悶響,整個人如同一頭暴怒的蠻獸,裹挾著一道道兇悍至極的爆裂氣勁,襲殺而至。

  袁名璽,朔州郡南部赫赫有名的江湖高手。

  自其成名以來,這桿黑鐵大戟之下,已有數十名先天武者的亡魂。

  若徐鶴山還在全盛狀態,他自是不敢與之正面交鋒。

  但現在不同,徐鶴山被圍攻那么久,戰力下滑數個層次,絕非他的對手。

  不過,為了確保萬一,袁名璽出手的同時,鼓動在場的其他人,想要以人多取勝。

  此事傳揚出去,自然對他江湖上的名聲有所不利,而這些與那件寶物相比,全都不值一提!

  徐鶴山一腳踢開擋在身前的幾具尸體,長刀揮舞,真氣沿著刀鋒吞吐不定,悍然迎上。

  寬曠街道的盡頭,白馬軍將領率領五百名佩刀甲士,有條不紊地封鎖了出口。

  黑夜籠罩下,保持靜默的佩刀甲士,跨坐于白馬之上,猶如一尊尊毫無生機的石像一動不動,連馬匹都不曾發出動響,安靜的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在一眾甲士最前方,兩匹神駿異常的高頭大馬,不時打著響鼻,馬鞍上各自跨坐著一名青年男子。

  左側之人一襲錦袍,神態輕佻,手里把玩著兩枚玉球,不時碰撞,發出叮咚脆響。

  右側馬匹上的青年則是臉色陰郁,青色長袍上帶有些許污漬,整個人顯得萎靡不振。

  只聽那錦袍青年幽幽說道:“來得早不如來得巧。本少爺剛剛抵達白馬鎮,就碰上了這一番熱鬧,好!”

  說著,他轉頭一臉無奈道:“林兄,兄弟我拉你出來是散心的,你這副鬼樣子,委實有些過分了?!?p>  說話之人,正是靈州郡守家的三公子——陳澤。

  被他稱作林兄的青年,自然便是痛失所愛后渾噩度日的林放。

  不久前,陳澤派人前往北地,打聽有關黎鳶的消息,意外得知姓澹臺的紅衣婆娘,曾在年前獨自一人去過一次西鳳寨。

  這讓陳澤不免疑竇叢生,深覺那個叫黎鳶的背劍小娘子有古怪,那個西鳳寨也同樣大有蹊蹺。

  可惜的是,手下那群廢物打探到的消息稱:背劍小娘子黎鳶,自從離開了撫寧鎮之后,就再也不見蹤影。

  惹得陳澤大發雷霆之怒,除了那個心腹‘福泉’,其他人全都被他送去西山挖礦了,這輩子別想回靈州了。

  之后,陳澤便想方設法溜了出來,靈州書院也不去了,準備來一次故地重游,去西鳳寨一探究竟。

  至于他爹得知消息后如何暴怒,書院的先生、教習們作何反應……陳澤懶得去想,反正已經跑出來了,管它作甚。

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我想炒股怎么样才可以做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任选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走势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赛车直播开奖号码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横屏版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 中证500股票指数基金有哪些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我想炒股怎么样才可以做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任选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走势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赛车直播开奖号码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横屏版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 中证500股票指数基金有哪些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