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五十一章 鳳眠先生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333 2020-05-15 23:42:06

  青州道,算得上東岳王朝境內地域最為廣袤的地方。

  由于地理位置的問題,整個青州道呈現出西貧東富、南強北弱的趨勢。

  西貧指的便是池州、朔州、靈州組成的北三州。意思就是說,越靠近西北區域,就越荒涼,百姓的生活水平就越貧瘠。

  人說窮山惡水出刁民,越是貧瘠荒涼的地方,當地人文風氣就越發顯得‘民風彪悍’。

  數百年來,光是發生在北三州的‘暴亂’、‘起義’等大小事件,足足可以羅列出好幾頁的宣紙。

  因此,北三州素來都是王朝軍隊部署最為嚴密的地方。在這等地方為官之人,沒一個是省油的燈。

  而北三州當中,又屬最南邊的池州郡最為富饒,緊鄰堰川河,水運發達。

  池州城內不僅有名震青州道的慕賢山莊,更是匯集了三州之地一大半的文人學子。

  按理來說,在池州這等富饒之地為官,才是最容易出政績的地方。

  可仔細算下來,能在北三州將郡守一職坐安穩,還能暗地里撈足了油水,陳元是歷代三州郡守中在任世間最長的。

  三州一體的其余兩大郡府,光是池州的一郡之首就十年間已經換了三個,朔州那邊更厲害,至今已換了七任郡守。

  惟獨陳元,依舊好端端在這兒,而且十幾年間他幾乎將整個靈州經營成了鐵通一塊,軍政兩大體系都是他培養起來的人。

  就連節度使林靖,想要強行插手進來,幾次派人都沒能成功。

  由此可見,陳元的手段之強,令人嘆為觀止。

  如此,也就有了陳三公子橫行無忌、為禍鄉里的依仗;

  有了被人不時念叨的‘北三州第一大紈绔’的惡名;

  更有了他每至一地,都能將駐守當地的軍伍甲士指揮得團團轉的景象。

  靈州城內,郡守府。

  時間已經接近丑時,早已是深夜。

  郡守大人陳元的書房內,依舊亮著燈光。

  書案前,兩人對坐。

  一頭銀發,老態龍鐘的老人,手持一顆白色棋子,神態悠然地緩緩落子,絲毫不顯疲憊之色。

  在他對面,身居郡守之位多年的陳元,眉宇間有股子不怒自威的氣勢,但面對這位老人,卻是極盡收斂,正襟危坐。

  見對面老者已經落子,陳元苦笑著投子認輸,嘆道:“與先生下棋,我這棋藝還是稚嫩許多?!?p>  被一郡郡守尊稱為先生的老者,神色平靜道:“你呀,當年老夫便說過,京城那位不是什么心胸寬廣之人,你偏要隨他,要取一個從龍之臣的功勞?,F在如何?他可曾惦念著你?”

  陳元不敢多言,涉及當朝帝王的事情,他哪敢多說一個字?

  也就眼前這位老人家,才敢如此隨意。

  換做旁人,膽敢如此狂言隨口提及帝王之事,他早就不講情面地將人拿下了。

  這位老者便是年關時候,由陳元這位郡守親上塞云嶺請下來的鳳眠先生。

  鳳眠先生,姓周,單名一個桐字,號鳳眠居士。

  這位老先生在文壇的身份地位,當年絲毫不弱于老夫子陶笠,諸多文人學子將二人并稱為‘鴻運雙賢’。

  鳳眠先生也不去看陳元的臉色,抬手將棋盤黑白雙子一顆顆收起,開始慢悠悠地復盤,口中說道:“陶歸農那老東西啊,窩在鳳凰山下十幾年,終究沒能由凡入仙,如今已經死了。

  當年,他仗著一身無敵于世的劍術,再加上他翰林院首座的官位,強行將如今這位推上了龍椅。

  他也不管,這位是否愿意留在塵世五十載,只想著前太子昏庸無能,繼位后于國不利。

  嘿嘿,這下好了,明明做了件天大的好事,卻沒人念他的好。

  不僅得罪了皇家,得罪了朝中各派文武大臣,他自己也被流放境北,客死他鄉。

  你說,這老東西圖什么?”

  “陶先生所謀之事,我……不敢妄言?!标愒勓阅樕兞擞肿?,再三沉吟,回答顯得極為鄭重。

  陶歸農。

  這三個字,自那位登上龍位之后,便是令人談之色變的存在。

  世人都知道深宮龍椅上端坐的一國之君,對此人極為不喜。否則堂堂文人領袖、翰林院首座,也不會被弄得罷官免職,流放邊境。

  陳元在心中暗道:當今之世,無論朝野還是江湖,也只有與之地位相當的鳳眠先生,才敢將此人拿來調侃。

  “罷了,人都死了,說再多也無用?!兵P眠先生在說話間,將棋子一顆顆歸復原位,問道:“你家那小子,又偷偷溜出去了?”

  一提起陳澤,再想想這些年陳澤的所作所為,陳元頓時感到頗為汗顏,道:“犬子頑劣,讓先生費心了?!?p>  鳳眠先生笑道:“這小子資質不錯,善加引導,將來興許能有一番建樹。只是有些事情乃是禁忌,若想讓他修行,以你陳家的底蘊,怕是不夠?!?p>  陳元無奈苦笑,道:“先生十年前便提醒過我,可我雖未郡守,執掌軍政大權,那禁法令一日不曾撤銷,我等非古的凡俗宗族,哪敢有分毫逾越?懸鏡司那幫人,可就指望著此等事情建功呢?!?p>  鳳眠先生指了指陳元,道:“你呀,莫在老夫面前倒苦水。今夜請老夫下棋,不就是存了給你家那小子尋出路的心思么?老夫既然沒走,你還要作甚?”

  這話說的十分通透,沒走就等于是答應了陳元的請求。

  陳元臉上泛起一抹尷尬,道:“讓先生見笑了。我那犬子,凈做一些上不得臺面的事情。這不是怕先生有所不喜,所以……”

  鳳眠先生道:“諸多行徑確實如你所言,上不得臺面。但這些于老夫而言,都是小事。將他帶回來吧,老夫這次回山,讓他跟著?!?p>  “多謝先生成全之恩!”陳元一聽這話,頓時激動地起身,朝著鳳眠先生行了一個大禮,鄭重而虔誠。

  一直以來,陳元膝下三子,他最為器重的便是陳澤,沒別的原因,只因他天生具有修行之姿。

  陳元這些年來任由陳澤胡作非為,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,便是心中存有愧疚。

  身為人父,明知陳澤有資質修真問道,有機會長生逍遙,卻只能眼看著而無能為力,這份愧疚之情,他從未對人提起。

  相較之下,陳澤兩位身在軍中的兄長,此生也就只能憑借軍功,享受人間富貴了。

  修行長生這等事,與他們無緣。

  可修行一事,絕非說說那么簡單,尤其是他這等為官之人的后代。

  禁法傳武。

  這四個字最初的含義,是要滅絕除皇家之外,所有的修行傳承!

 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,依舊還有世外宗門、古族世家,乃至神龍懸鏡司,依舊有著眾多的修士存在。

  鳳眠先生曾透露,這件事牽連著一個涉及整個大荒五域的隱秘,乃是南疆炎洲那邊的人族真仙老祖,親自定下的法令。

  此間種種,不可多言。

  陳元只知道,有了鳳眠先生這句話,陳澤以及陳家自此之后,一步登天!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有啥股票分析软件 七乐彩票app下载 信誉彩票老平台 皇家极速赛车下载app 喜乐彩27选7开奖号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基金配资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报告 快乐10分助手 快乐12走势图手机版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有啥股票分析软件 七乐彩票app下载 信誉彩票老平台 皇家极速赛车下载app 喜乐彩27选7开奖号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基金配资 中国重工股票分析报告 快乐10分助手 快乐12走势图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