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五十四章 長刀、短刀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229 2020-05-18 22:51:14

  火光搖曳,破敗道觀內陷入寂靜,只余下樹枝燃燒的噼啪聲。

  羅樂聽到這樣的詢問,臉上泛起一抹笑容,暗道:果然如我所料,她的確與傳說中的那人有關系。

  有關神魔兩族、妖靈八部這等上古秘辛,對于普通人而言,無異于天方夜譚。

  就算是江湖中人,對此頂天知道一些只言片語。

  眼前之人若真如她自己所說的那樣,出身于邊陲苦寒之地的落魄村寨,想要知道這些東西,根本沒有絲毫可能。

  那么,除了那位十幾年前被貶出京的文人領袖,怕是沒人能讓一個苦寒之地的女子,知曉這等秘聞了。

  心中有了判斷,羅樂當即點頭道:“沒錯。就是那個神族?!?p>  黎鳶不樂意道:“那你剛剛說的交換,就有些不對等了。一件修士秘寶,還是上古神族胸骨煉制的秘寶,你就用‘凝罡開竅’之法來交換,太小氣了!”

  羅樂淡然一笑,轉頭看向墻角修煉的紀安,輕聲道:“并非我小氣,不愿拿更好的東西來交換。而是他所需求的東西,僅此而已。你了解刀修么?”

  黎鳶一瞪眼,道:“你知道我用劍?!?p>  羅樂不禁莞爾,解釋道:“莫要動氣。刀修,自上古云荒年間便有不少,每一個超脫凡俗層次的刀修,無一不是當時聲名赫赫之輩。

  但這條修行路徑,利弊十分明顯。在整個大荒五域禁法傳武之后,更是弊大于利,前路斷絕。

  十八般兵器中有九長九短之分,刀為九短之首,號稱百兵之王。

  在這一點上,劍修似乎心眼兒比較多,懶得去爭什么九短之首,直接給劍器套了個兵中皇者的稱號?!?p>  見到黎鳶一臉不悅地瞪眼盯著她,羅樂笑道:“好吧,不扯其他,言歸正傳。

  若修煉長刀、大刀亦或者樸刀,招式講究厚重、沉穩、大氣磅礴。不動則已,動若奔雷,攻勢連綿不絕,生生不息。

  他若修煉的是以上三者,只需一門使真氣延綿醇厚的行氣之法便可,日后說不定還能成為修真大能,因為三條途徑,走過的前人不計其數。

  只是,他所修乃是短刀,這種兵刃興起于禁法傳武之后。

  據我所知,數百年來僅有一人,能將此類兵器修練到比肩金丹修士的境界。其他,多為先天境的江湖中人。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嘛?”

  黎鳶聽完這番話,不由嘆息一聲道:“他能走多遠,還是未知?!?p>  羅樂道:“沒錯。江湖中有句話叫‘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’。我能做的,就是給他一個敲開修行之門的敲門磚,至于能不能進去,進去了能走多遠,都在他自己?!?p>  黎鳶哼了一聲,瞇著眼睛道:“任你說的天花亂墜,我都是虧了?!?p>  羅樂輕撫著黑色神骨,笑著問道:“那,可要我賠償你一些東西?”

  “你這是虱子多了不怕癢,反正已經欠我一回了,再欠一回也沒什么,對吧?”黎鳶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,一副‘你就是這么想的’表情。

  羅樂十分罕見地眨眨眼,俏皮道:“對呀,全都被你說中了?!?p>  說完,羅樂哈哈大笑,笑容明媚燦爛。仿佛能讓黎鳶郁悶吃癟,是一件令她極為開心的事情。

  黎鳶沒搭理她,氣鼓鼓地拿著一根樹枝,不停地對著火堆戳來戳去。

  第一次遇到羅樂的時候,雙方互相都有提防之意,但相處的過程還算和諧,至少黎鳶沒覺得這人難以相處,反而適合做朋友。

  第二次遇到羅樂,雙方相處得更加輕松愉快,但黎鳶卻明顯感覺到,自己比羅樂差了許多,尤其是‘斗智斗勇’方面,根本不是羅樂的對手,被其占盡了便宜還發不出火,十分郁悶。

  這種感覺,就像她曾經跟老夫子耍心眼的時候一樣,從頭到尾都被吃得死死的。

  就在黎鳶低頭郁悶加反省得時候,羅樂突然將嗓音提高了幾分,道:“外面的朋友,既然來了,何不進來坐坐?”

  墻角處的紀安,在羅樂開口之前就睜開了眼睛,提著短刀豁然起身,目光如同鋒利刀光,盯著道觀的大門方向。

  黎鳶聽到這句話的瞬間,恍然回神,她放開感知后,嗅到了一絲血腥氣。

  隨即,黎鳶抬頭看著羅樂,暗道:修士的感知,果然不是我現在能夠比擬的。

  “嘿嘿,我說怎么有人如此大膽,敢將我的東西帶走。原來是有個修士在背后撐腰!”一道渾厚的嗓音,從黑暗籠罩的門外傳來,緊接著略顯沉重的腳步聲,由遠而近。

  黎鳶沒有感到驚慌,而是平靜地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,出聲道:“徐鶴山?”

  “正是你家徐爺爺!”衣衫上布滿血跡的徐鶴山,提著長刀緩緩走了進來,帶著一股濃郁的煞氣。

  黎鳶撇撇嘴,道:“說話的口氣太臭。要是被我家楊大爺知道了,你家祖墳都得被他給刨了!”

  “牙尖嘴利的黃毛丫頭,稍待一會,你家徐爺爺會留你一命,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!”徐鶴山臉色陰沉下來,語氣森然。

  說話間,雙方之間相距已經不足五丈,并且徐鶴山前行的腳步,越來越快,急速逼近。

  紀安剛剛雖在修煉,黎鳶和羅樂兩人的對話,他倒是聽得一清二楚。

  此刻,看到徐鶴山手里的長刀,心底浮起不忿的念頭。

  羅樂所言即便都是實話,可聽在紀安耳中,依舊覺得她是在貶低自己,所以有了與徐鶴山斗一場的想法,以證明短刀絲毫不弱于長刀。

  察覺到紀安的蠢蠢欲動,黎鳶體內真氣運轉,放在地上的青崖劍被她吸入掌中,只見她微微側頭,挑眉道:“要不,讓我來拿他試劍?”

  紀安緩步走到火堆前方,語調中包含怒意,不容置疑道:“我來!”

  話音落,一股冰冷刺骨的氣機,從他身上驟然迸發開來,一道道氣勁席卷周遭,火堆上的火焰在氣勁中飄搖不定。

  羅樂被紀安的身形擋住,她卻眼眉低垂,手掌輕輕撫摸著神骨,道:“河西盜圣,徐鶴山。我們等你多時了?!?p>  身為九竅境的修士,饒是因傷勢而戰力下降,但那遠超尋常江湖人的境界還在。

  這神骨煉制的秘寶上,存有一道特殊的氣息烙印,在打開黑色木匣的時候,她就察覺到了。

  之所以沒有立刻出手抹除這道氣息烙印,就是為了除掉后患,三人等在這里便是守株待兔,等著人送上門來。

  另一邊。

  紀安已經動手了。

  短刀如同一道奪目電光,尖利呼嘯破空,直襲徐鶴山的咽喉。

  縱身、出刀。

  干脆而毫不拖泥帶水,一個字,快!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佳永配资平台下载 广东11选5开市通知 贵州11选5下载安装 日海通讯有限公司 安徽快三和值计划 北京快中彩追号计划表 捕鱼达人攻略 冠农股份股票行情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 六台宝典图库免费资料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佳永配资平台下载 广东11选5开市通知 贵州11选5下载安装 日海通讯有限公司 安徽快三和值计划 北京快中彩追号计划表 捕鱼达人攻略 冠农股份股票行情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 六台宝典图库免费资料